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为基层松绑减负让干部轻装上阵(深度关注·为基层干部减负系列报道①)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看看新闻网 时间:2020-06-30

  图①: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呼图壁县住建局驻大丰镇高桥村“访惠聚”工作队队员(左二)和村民一起包粽子。
  陶维明摄(人民视觉)
  图②:在湖南涟源市古塘乡申家村,驻村帮扶队队员正帮助村民插秧。
  曹正平摄(人民视觉)
  图③:山东东营市东营区万泉村油桃种植区内,党员干部帮助农户摘油桃。
  刘智峰摄(人民视觉)

  今年4月中办印发《关于持续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作风保证的通知》以来,各地落实的情况如何?基层干部对深化减负工作有什么样的感受和建议?我们推出“为基层干部减负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编  者

  

  云南昆明市五华区护国街道纪工委书记陈艳坤——

  “有责任心没责任书也会干好”

  本报记者  徐元锋

  “今年过去一半时间了,我只到区里开过两次会,会少了,去社区的时间自然多了。”谈起减轻基层负担的获得感,陈艳坤第一反应是“会少了”。陈艳坤在云南昆明市五华区护国街道任纪工委书记7年了,长期在基层工作,她对减负深有感触:“以前会多的时候,一天上午有3个会,常常为会议请假伤脑筋。”

  不仅文山会海少了,今年,昆明市区级以下不再层层签订“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责任书”,而是采取其他方式抓落实。“街道和社区不用对照责任书一条条准备工作台账,年底肯定能省出不少精力来。”陈艳坤说。

  以前,一提到压实责任、传导压力,不少单位部门往往要求签订责任书。“签责任书,也意味着要形成相应的台账以备检查。之前,街道一年下来签的责任书不下十几个。责任书过多,要求有时大而化之,往往会出现年终为应对责任书考核突击补台账的情况,这与重落实的初衷背道而驰。”陈艳坤说。

  陈艳坤结合自身岗位举例,比如街道纪工委的工作,需要多走出办公室,到干部群众中发现解决问题。“我们办的案子多是‘咬耳扯袖、红脸出汗’的日常工作,这需要谈话的艺术,有时候未必是两个人坐下来形成谈话记录,类似的工作,留痕也难。”

  “签责任书有利有弊,好处是白纸黑字的仪式感体现领导重视、严肃认真,基层逐条对照去做,指导性也强。” 陈艳坤分析,弊端在于责任书容易滋生以台账论英雄的问题,“有责任心没责任书也会干好,没责任心签了责任书也会走形式,走形式反而影响其他人的责任心。”她说。

  不签责任书,如何抓落实?据了解,昆明市纪检监察系统依托“互联网+两个责任”监督管理系统,定期上传每季度重点工作任务清单,各责任单位照单履职,把工作做在平时。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减负不减责,通过‘线上审核+线下复核’,线上审核资料,对存疑事项及工作完成不好、推进不力的实地检查督促,从严从实抓好抓细‘两个责任’,把功夫下在平时。”

  此外,五华区纪委监委探索建立了“4321”责任制考核评价体系,考核比例中,日常工作占40%、年度考核占30%、民主测评占20%、区委常委综合评价占10%,把以往考核以台账为主转为以日常监督和任务量化为主,给各部门落实责任情况“精准画像”。

  “如今责任书不签了,也不用留台账,年底考核会不会担心有麻烦?”记者问。陈艳坤表示没有这方面担心。市纪委监委印发了《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检查考核中为基层减负的通知》,精简考核内容,要求基层不得擅自增加事项;改进了考核方式,实地检查不得要求被考核单位对照准备纸质台账;并要求考核不得设置“一票否决”事项,防止向基层“甩锅”。“考核组和被考核单位都‘减负’了,务实高效!”她说。

  

  甘肃民勤县工作实绩考核评价中心主任邱旭美——

  “实地了解情况,一线查找问题”

  本报记者  付  文

  “2019年,各类督查检查考核项目有41项,今年只保留了30项。”甘肃民勤县工作实绩考核评价中心主任邱旭美告诉记者,“以前,我的工作比较繁杂,现在更细化、更精准了,工作压力大大减轻。”

  针对频繁、多头、重复督查等问题,今年起,民勤县将县级督查检查考核工作“合并同类项”,统筹压减督查检查考核项目。邱旭美举例,比如在考核内容上,对各类督查检查考核内容整合打包、综合考核、一体督查,乡镇突出特色产业培育、脱贫攻坚、平安建设等内容,部门重点考核项目资金争取、招商引资等内容,规范清理“一票否决”和各类责任书事项。

  不仅调整了“考什么”,还优化“如何考”。“以前,我们对县直部门和乡镇的督查检查考核,一般是由相应部门牵头,临时抽调、组织人员,而且时间也不固定。”邱旭美说,从今年开始,县里抽调曾经担任过县直部门、乡镇一把手,且目前不担任实职但工作经验丰富的干部27人,组成9个重点工作督查组,“督查考核人员相对固定,对象也相对固定,熟悉各项目的来龙去脉,对相关问题一追到底,基层单位不再疲于应付,有更多精力抓落实。”

  记者在《民勤县2020年督查检查考核工作计划》上看到,里面对督查检查考核开展时间、参加单位、组织实施单位、开展方式及对象范围都做了明确规定。

  “督查组严格依据事先公布的工作计划进行督查检查考核,不能随意增减。”邱旭美说,在过去,各类督查检查时间随意性较大,考核以年终考核为主,导致部分工作流于形式。“一个组去一个乡镇督查检查也就一天时间,不仅干部压力大,而且很多问题难以发现。”他说。

  之前,有位乡镇党委书记向邱旭美吐槽,光各类检查,一年就要迎接二三十次,每一次都要准备专门的汇报材料,还要专人陪同。“有时候,上午来一拨,下午又来一拨,看的是同样的点、说的是同样的话。”

  对此,民勤县明确要求,督查检查考核,一律不得要求职能部门、乡镇报送材料,一律不得要求单位负责人陪同、接待,一律不得提前打招呼。“县里规定了,督查检查考核是27人的本职工作,不能今天要这个材料、明天要那个材料,应当实地了解情况,一线查找问题。”邱旭美说。

  如今,在民勤,督查检查工作已经常态化。“对各部门来说,只要按照制定的工作计划或任务清单扎实推进。督查检查组不听汇报、不看材料,自行调研了解工作进度、问题,既确保督查检查情况真实,又不给被考核部门增加负担。”邱旭美说。

栏目分类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对您的作品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qingfengjiaju.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